国际新闻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2019-09-10 16:09 来源:中华视界网 编辑:zhsj01 点击量:98

他自封“香港良心”“当代马丁·路德”,却违反教义与良心,被香港舆论斥责为“伪君子”“大炮枢机”“风流主教”。

  上一回茶餐厅讲述了《戴耀廷的野猪革命》,他不满足于“学术精英”,还要做“政治精英”“政治强人”;他荼毒青少年,却将自家二子一女“宠得天上有地下无”;他被批评为“空想家”,暗地里却密训乱港“风云兵”。

  “政治强人”戴耀廷也有跌坐在地嚎啕大哭的时候,而前来安慰者则是香港天主教“荣休主教”陈日君。今天,港嘢君讲的正是陈日君,他自封“香港良心”“当代马丁·路德”,却违反教义与良心,被香港舆论斥责为“伪君子”“大炮枢机”“风流主教”。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上街头搞政治,“前任主教”退而不休

  2009年4月15日,陈日君正式从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枢机的位置上退休,但这十年来,他却从未停止折腾,从居港权事件、反“国教”运动、二十三条立法、“占中”运动,直到最近的所谓反“修例”运动,与香港街头的骚乱如影随形。2019年6月10日深夜,87岁的陈日君撑着一把黄色雨伞亮相,一度还爬到湾仔计算机城地铁站的铁梯上,并不时地向骚乱的人群喊话、竖起大拇指。

  陈日君的背后,有一股政治力量。英国殖民统治时期,香港就是天主教在亚洲重要的传教中心,至今仍有1500多座教堂,以及80多万信徒,是一股颇有政治、经济和文化影响力的群体,尤其不少中上层阶级人士信奉天主教,或者从小在天主教所办学校接受教育。

  在《“祸港四人帮”是如何“炼”成的?》一章中,港嘢君讲过“红衣主教”陈日君是重要的勾连结点,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等“政治精英”都信奉天主教。

  这名“红衣主教”还极力将宗教影响力施法到香港基层社会。他还鼓动教徒走上街头,企图让赞美诗变成骚乱之歌。

  2019年6月20日,香港立法会外响起“赞美诗”。受到陈日君等宗教极端人物的鼓动,一些信徒携带着圣经、耶稣画像席地而坐。

  这对香港警察来说,驱散所谓“宗教集会”要冒着更多道德风险。早在今年四月,陈日君还鼓动信徒做街头骚乱的后援,负责分发食物、寻找住处。

  老谋深算的陈日君深知利用身份优势。他在2011年的反“国教”运动中,也曾带头鼓动信徒绝食三日,要求“只领圣体饮水”。三天后,香港媒体却发现他依旧“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被质疑可能“偷吃”或在“圣水”中补充了营养液。

陈日君的乡愿风流

  眼看着一个个祸港乱港分子走进监狱,陈日君又携带着一味味“安慰剂”频繁出入牢狱之门。

  2017年9月,周永康因冲击特区政府办公大楼而被囚入狱。他在给黄之锋、罗冠聪的公开信中写道,“陈日君枢机今天有来壁屋探访,十分鼓舞”。那一次,陈日君为他带去了“象征家庭团聚”的月饼。

  2019年4月26日,戴耀廷、陈建民、黄浩铭等“占中九丑”被判入狱后,戴耀廷跌坐在地嚎啕大哭,陈日君则急匆匆赶往荔枝角收押所探访,他还安慰三人“上帝会知道佢哋做紧咩”。

  走上街头,大搞乱港政治,完全悖逆天主教与政治保持距离的历史传统,这名“红衣主教”从未把教义教规放在眼里。按照《新约圣经》的要求,“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陈日君却既想代表上帝,又想做凯撒,完全背离“政教分离”的教义,因此而被香港舆论斥责为“政治主教”,甚至大搞密室政治,成为左右逢源的“骑墙派”。

阴阳脸骑墙派,“大炮枢机”上蹿下跳

  陈日君与“香港女神”陈方安生交往甚密。在《陈方安生的“女神”史》一章中,港嘢君讲到陈方安生是政治“投机客”“变色龙”,时而以“中国人”自居,时而是“香港良心”,时而又是西方势力的“民主女神”,擅长在不同的政治阵营中钻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的友人陈日君也被称为“香港良心”,更是一名“骑墙派”。

  2002年9月,前任枢机离世后,陈日君成为天主教香港教区第六任正权主教,2006年被擢升为枢机,他开始以神职人员的身份高调参与政治。

  但刚上任主教才半年,陈日君就被“猪队友”拉下水。2003年,天主教香港教区前见习神父刘嘉儿丑闻曝光。在1991年至1992年期间,这名“神棍”被指控多次在九龙观的神职人员宿舍娈童。

上一篇:人民网评:“教化 下一篇:广州地铁史上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