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这个大二学生,用13年把自己“吹”成世界冠军!

 2019-07-09 14:15 来源:中华视界网 编辑:zhsj01 点击量:136

这个大二学生,用13年把自己“吹”成世界冠军!

  20岁的他

  摘得中国人在柴赛上的

  首个乐器类金奖

   成为这场

  音乐界“奥林匹克盛会”

  最大的惊喜

   手捧国产号,吹响最强音

  赢得的不只是认可与荣耀

  还有内心满满的民族自信

   新青年演讲第79期

  看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学生

  曾韵

  如何用一支圆号刷新中国管乐历史

  新青年演讲 曾韵▼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曾韵,现在是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圆号专业大二年级学生。我从7岁就开始学习圆号这个乐器,到现在已经是第13个年头了。

  上周我刚刚参加完在俄罗斯举办的第16届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回国。这项赛事可能大家并不熟悉,它是世界上最高规格的音乐比赛之一,每隔四年举办一次,被誉为音乐界的“奥林匹克盛会”。

  在今年的比赛中,柴赛还首次加入了木管乐器和铜管乐器赛项。我也代表中国获得了铜管乐赛项的金奖。这是中国人首次摘得柴赛乐器演奏类的金奖,也是我们在柴赛历史上拿到的第二个金奖。

  在为期六天紧张而残酷的赛程中,来自世界各地的46名优秀铜管演奏者进行两轮同场竞技后,最终有8名选手进入决赛。当然,与声乐、钢琴和小提琴等大专业的单项比赛不同,圆号和其他三种铜管乐器——小号、长号、大号在一起比赛。高手如云,竞争的激烈程度和压力可想而知。平时喜欢睡懒觉的我,紧张到每天早上6点左右就自然醒了。

  决赛的当天,我感觉自己的状态调整得非常好,也已经适应了比赛陌生的环境。在比赛前,我也一直在酒店里面唱谱子,想我应该注意什么,应该在台上想些什么,怎样才能把完美的表演带给大家,以至于忘了一件很普通但很重要的事——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这是中国的一句俗话。上场后不久,我果然开始犯起了些许胃痛。那种感觉不断地摧毁我内心中的一道道防线。我在演奏中开始忘记一些细节,出现一些小小的失误,感觉体力也慢慢开始支撑不住了。

  因为相对于其他弦乐器、弹拨乐器,虽然从外表很难看出一些差别,但圆号特殊的构造、发声方式和气息的控制方法,决定它对体力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早在2013年初三的上学期,我在人生的第一场独奏音乐会上就曾出现在关键时刻,因体力不支导致演出以失败收场的情况。当时演奏的曲目也恰恰就是这次决赛的曲目——格里埃尔圆号协奏曲。

  于是我感到越来越慌张,在脑海中一遍遍地想:“我该怎么办?”我试着把视线慢慢地移开谱子,紧闭上眼睛,在演奏的同时沉淀思绪,回想我的成长历程。

  小时候我老爱感冒,在幼儿园几乎一周去一次医院。于是父母就干脆把我留在家里,亲自教我认字、算术等学科。我的父亲也是一个圆号演奏员,他似乎看到了我从小对音乐的天赋,于是就在我一次搭积木的时候把我叫了过去,让我吹一下号嘴,结果我一下就吹响了。要知道,号嘴对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光是吹响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了。

  很多年后,我问过父亲:“为什么你觉得我有天赋?”他告诉我,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他在客厅里给学生上圆号演奏课,,声音是非常吵闹的,但我却在卧室里面安安静静地睡觉,不哭不闹。虽然他这么说,但我心里是非常明白的:哪有什么所谓的天赋,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傻小孩,父亲一鼓励我,我就开始努力了。

  后来,我顺利地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属中学。在一次专业课上,老师对我说的话至今让我无法忘怀。他对我说:“你的责任就是把最好的表演带给观众。当观众的掌声响起时,当舞台一侧的上场门在你身后关上时,你没有任何退路。在你脑海中想的,应该只有下一个音,下一个拍子,直至乐章的结束。”

  这些话就像救命稻草一样,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啊,当时我只演奏到第一乐章,一切并没有结束。我不能在这里输掉尊严,输掉梦想,输掉所有人对我的期望。我睁开双眼,在之后的第二和第三乐章中重振心态,以最好的状态吹奏出每一个音符,把它们送到观众和评委们的心里去。

上一篇:德国拒绝美国让其 下一篇:【文脉颂中华·e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