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江西修水县:非法采矿案背后藏匿销售数十吨爆炸品的险患

 2019-09-04 14:19 来源:法观网 编辑:雷岳军 点击量:2677

 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是闽商民营企业。2003年7月份,通过修水县人民政府和九江市地税局联合招商引资,到修水县投资兴业。前期出资150万元收购原修水县石英制品厂,安置改制的88个职工,得到位于修水县山口镇来苏村和柘蓬村的白石岭石英矿山后,再投资近千万元,整理建设整个矿山开采和加工体系,扭亏为盈,缴税近500万元。曾获得省、市、县、镇和有关政府管理部门的多次荣誉,是修水县人民政府的重点招商引资合法权益保护企业和县级规模企业,现在又是修水县全县保留五十九矿山之一的企业。
 
  近期,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向媒体投诉反映:自2016年8月份至2018年5月份,犯罪嫌疑人徐某某及其同伙从“承包采矿”演变为非法采矿、抢劫强运矿石,不过磅直接运走属于该公司的10万多吨,属于国家的矿产资源9万多吨,直接导致投资千万元的福建投资商连矿区都不能靠近,把一个好端端的重点招商引资企业彻底搞垮。
 
  据介绍,徐某某把开采的所有矿石不经过该公司过磅计量就直接运到他的修水六顺硅业公司或他们设置在该公司矿区口的洗矿场,并组织多名社会闲杂人员“护矿”,不容许该公司人员靠近矿区半步;更为荒唐的是徐某某无理要求该公司必须更换新任法人代表刘小琴。就此问题,修水县领导委托山口镇党委书记多次找徐某某协商解决,均拒绝协调,蛮横霸道极至。
 
  徐某某的“横”底气从何而来?举报人列举了几个案例:
 
  徐某某与其父残忍毒打星子县汪姓老板致人重伤并获刑,2000年-2001年期间,因为他们双方之间有矛盾而发生冲突,徐某某父子以自己是本地人仗势欺人,他们用钢筋条殴打汪姓老板,打断其两边的肋骨多根,下额部严重骨折。徐某某父亲为了保护儿子,独揽责任,被判两年有期徒刑;徐某某被刑拘10个多月。徐某某违法刑拘的档案在县公安局档案柜里“丢失”了。
 
  徐某某欺男霸女,威逼谢姓家夫妻离婚,致使谢家人妻离子散。2014年期间,徐某某把邻居谢姓男子年轻漂亮的妻子霸占了,还生下一个女孩,他威逼谢姓家男子与其妻子离婚,徐家和谢家两家的父母为了孙子都不同意他们离婚,最后迫使两个老母亲以跳楼自杀相劝。这事闹得山口镇众人皆知,谢家男害怕被徐某某打击报复,夫妻俩离婚之后,全家人背井离乡去广东打工。
 
  为了掩盖盗矿行为,徐某某把自己的发小同学曾雄以“精神病”名义进行迫害。2013年3月份,徐某某在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盗采矿石和干了一些违法乱纪的事,山口镇柘蓬村第14组的曾雄看不惯并给予指责,徐某某就指使修水县公安局山口派出所两个干警以“精神病理由”将他抓进九江市精神病医院,给予“特殊治疗”,之后,曾雄趁机逃脱去福建晋江打工,至今他心有余悸不敢回家。
 
  徐某某花巨资为其二弟摆平醉驾碾压死人的大事故,还为其弟职务两次“带病”提拔。在2014年期间,作为修水县公安干警的徐某某的弟弟在修水县城关良塘大街上醉驾碾压死了一个路人。在其兄徐某某化巨资的巧妙运作之下,变成一个正常的“交通事故”,经济理赔由保险公司埋单,然后,其弟还被提拔为副科级领导干部。徐某某多次在朋友圈里炫耀自己的能耐说:“你们别看我弟弟当官荣耀,他的官是我花巨额经济搞定的”。
 
  如此行为,可谓劣迹斑斑,臭名昭著。
 
  据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自党中央、国务院开展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后,在江西省委主要领导的直接关注下,修水县委、县政府果断行动,经专案组侦查,证据确凿,已查获犯罪嫌疑人徐某某及其同伙非法采矿的犯罪事实,但其背后还隐藏着非法藏匿持有销售炸药数十吨之多,电雷管6000多发的更大刑事犯罪问题。
 
  首先,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依法购买的民爆物品被徐登峰非法藏匿持有销售。依据2018年10月24日,修水县山口派出所出具给徐某某有关该公司炸药证明:自2009年-2016年3月份共计31单《爆破作业通知单》统计:徐某某与其父亲两人共计领取炸药25.924吨、电雷管4885发。依据该公司购买民爆物品税票资料统计:自2009年-2016年,共计购买炸药44.652吨、电雷管11000发、导火索6400米,扣除该公司使用到矿山爆破的数据,还有被徐某某非法藏匿持有销售的炸药18.728吨、电雷管6115发、导火索使用没有详细记录。
 
  其次,徐某某非法挪用修建公路的民爆物品3吨。据专案组查到,自2017年3月-8月期间,徐某某以修水县良山秀水段修建公路为幌子,购买4吨多炸药,1500发电雷管,其中,他截留挪用了3吨炸药和600发电雷管,还有江西中节能公司0.5吨。非法藏匿持有销售,高价牟利。据中标建设山口镇公路段的老板彭呈武投诉说:2017-2018年,徐某某以他的山口镇民爆服务站垄断倒卖炸药牟利,每箱炸药除了收取正常的管理费之外,他要再加价50元。经山口镇政府和有关部门多次协调,徐某某才同意一次性加价收费27万元。
 
  再次,专案组已经侦查到徐某某藏匿持有销售炸药数十多吨和数千发电雷管,这些民爆物品购买来路不明,销售去向不明。作为民爆物品管理单位是修水县公安局山口派出所,而派出所干警知法犯法,长期帮助徐某某伪造炸药的使用记录,提供各种便利,隐瞒犯罪事实,从中获取经济利益。
 
  如果徐某某把这些爆炸物品销售给涉黑涉恶或恐怖分子,将会给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造成难以预料的巨患。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据介绍,那就是徐某某背后的“势力”了。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列举了之所以形成这些问题的根源。
 
  一是自2008年以徐某某为法人代表成立了修水县六顺硅业有限公司,其中有4个公安干警以家属名誉参股,从而形成一个有“保护伞”作靠山的强势公司,致使徐某某长期公开盗取该公司和国家巨量矿石,豪取掠夺2000千多万经济利益;二是自2016年9月28日至2017年3月15日期间,修水县安监局、公安局和矿管局连续向该公司下达了五个“矿山停产整顿令”和“民爆物品停止供用令”。然而,修水县公安局山口派出所公然拒绝执行政府有关法令,在该公司人员全部撤离公司的情况之下,继续为徐某某批准使用该公司存放在山口民爆服务站(徐某某是该站的负责人)5吨多炸药和2000多个电雷管。徐某某把该公司民爆物品全部炸完之后,又与派出所勾结一起,以山口镇修理道路为幌子偷买和挪用炸药3吨,支持帮助徐某某违法采矿十几万吨;2017年3月27-29日,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小琴带领赣西北地质大队勘查工程师和修水县矿管局股长到矿山履行2016年年度动检公务事项,徐某某纠集七个人进行威胁恐吓和粗暴驱离。我们打110报警,山口镇派出所就是不出警,所长粗暴回答:“派出所的责任是管理社会治安的,如果没有打架就不打110,更不要找派出所麻烦。”如此典型的保护恶势力犯罪。
 
  这位负责人还列举了徐某某涉嫌强迫交易以及非法盗采国家矿产资源9万多吨,其中第1号矿体的超层有6万多吨石英矿的矿价款1000多万还没有认定列入非法采矿的刑案;第5号矿区被徐某某非法采矿,破坏植被25多亩也没有认定入刑案一起审判等严重问题。他们认为这些问题必须尽快解决。
 
  他们认为徐某某的犯罪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偷盗矿石案,已经初露端倪的数量巨大的非法持有销售爆炸品的问题,希望司法部门一查到底,决不能把这个隐患藏匿下去!徐某某背后的“保护伞”问题、涉恶犯罪问题都必须实事求是地搞清楚。
 
  全国扫黑办陈一新主任指出:“人民群众不仅关心涉黑涉恶分子是否被绳之以法,还关注其背后的“保护伞”是否被打掉,恶势力会不会借“保护伞”卷土重来”。
 
  采访即将结束时,江西修水福宁矿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对记者说:“扫黑除恶关系到修水革命老区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宁,关系到这里的人们能不能正常生产和生活,我们迫切地期待着!(”作者:雷岳军)
上一篇:打造鄂尔多斯星月 下一篇:山东济阳外来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