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苏酒集团双沟酒厂: 承包奖金还将拖到“猴年马月”?

 2019-09-02 11:20 来源:法观网 编辑:洪浩 柏瑞 点击量:13547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是陈毅元帅的著名诗句。如今,将此诗句用在双沟酒厂讨薪职工代表身上一点也不为过。经过职工推选,倪其明、尤善夫等为代表,讨要1988年至1995年期间企业职工承包经营奖金。他们历经24年依法维权、至死不渝,始终坚信:公平、正义或许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日前,讨薪职工代表们从江苏省泗洪县政府获悉:县政府已安排相关人员和酒厂交涉此事。

(江苏双沟酒厂办公大楼)
 
    回顾:“应付工资”8805.5万元未发放
 
     1992年5月28日,全民所有制企业、双沟酒厂作为原江苏省淮阴市综合改革试点企业,以承包人的身份与泗洪县人民政府、泗洪县经济委员会、泗洪县财政局、泗洪县税务局签订《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由双沟酒厂进行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承包经营,承包期限为1992年1月1日至1995年12月31日(此前已经完成第一轮的4年一期的承包经营),责任状中明确了双方的责任、经济目标及奖惩条件,其中第四条“承包考核的指标及内容”明确:
 
      一、完成必保指标至期成指标以下的,企业可按工效挂钩办法计效益工资,经营者可高于职工年均收入1至2倍奖励。二、完成期成指标至争取指标以下的,企业发放的效益工资超过工资基数7%部分,不扣减下年工资基数;企业除按正常的挂钩比例提取效益工资外,还可按实现利润超期成指标部分的10%以内提取职工奖金。经营者可高于职工年均收入的2至3倍奖励。三、完成或超额完成争取指标的,经营者可高于职工年均收入的3倍或3倍以上进行重奖;职工除按正常的工挂提取效益工资外,还可按实现利润超争取指标的20%以内提取奖金。四、经营者集体的奖惩和超期成指标以上的职工奖金提取额由发包方提出方案,市体改委会同经委、财政、税务、劳动等部门审核,报市工业生产领导小组批准。企业厂级副职根据责任和贡献大小,按正职奖励的50%至70%兑现奖励;其资金来源企业正职在各试点企业多上缴的利润中支付,由市财政局或税务局负责测算兑现。企业副职由企业内部进行兑现。对超期成指标和争取指标的职工奖励,在企业实现的利润中单列,主要用于奖励有功人员。其奖励办法由企业自主决定。
 
   根据以上《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规定,双沟酒厂每年承包经营完成指标情况都很好,当年市、县两级政府均根据该规定分别从本级财政中拨出奖金对厂长陈森辉进行奖励,企业副职的奖金也根据责任状规定由厂内财务给予支付。
 
    双沟酒厂原厂长陈森辉于2003年12月9日出具一份《情况说明》:在承包经营过程中,是根据市政府确定的“工效挂钩”比例提取工资奖金,截止1996年10月底止,已经提取可分配职工奖金为8805.5万元,列入原双沟酒厂财务报表“应付工资”科目。自1992年以来,企业投入很多资金用于技术改造与技术进步,所以效益和承包奖副厂级只发到1994年度,企业职工的承包奖从1988年第一轮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承包经营到1995年第二轮承包期结束一直没有发放。
 
讨薪:多途径依法维权 20多年持久战
 
    自2003年起至今,原双沟酒厂职工倪其明、尤善夫、戈庆余、黄海、王庆军、张盛君、朱泽利等人,曾代表双沟酒厂截止到1996年的在编职工(经过法院诉讼有明确身份的人数为893人,)就以各种方式向各级政府、信访部门、劳动仲裁机构反映、主张追偿这笔承包奖,但均未获得解决。


(职工联名推选代表。)
     他们为了讨回应得的劳动报酬,甚至向新闻媒体寻求帮助。2013年2月初,一篇题为《十年艰难讨薪路 望眼欲穿谁之过?——记江苏省双沟酒厂职工代表漫漫讨薪路》的报道在千龙网、水母网、中国传媒网等网站陆续刊发。文章对职工代表艰难讨薪经历做了详尽报道,报道的正文最后是这样表述的:“结束采访后的一天,一名职工代表打来电话,告诉记者他又接到了威胁通知。职工代表们被告知,如果他们不在家安安稳稳,他们孩子的工作也会停下来,不让孩子上班。截至发稿,记者了解到这些职工代表们的孩子的工作已经处在停止状态。”
 

   现年80岁的尤善夫老人,早已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可是他为争这一口气,始终坚持奔波在维权第一线,他说:“到了我们这个岁数,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当时的4万多块钱,在现在看来只相当于4千多块钱,那时候钱当钱呀!”老职工倪其明今年68岁,作为职工代表维权讨薪付出的代价“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始终坚信:“公平正义可能会迟来,但是一定不会缺席!”
 
   这家酒厂无视媒体监督,对批评报道置若罔闻。最后,职工代表还是想到了法院,相信人民法院是最讲理的地方。
 
 
      2015年3月4日,倪其明等五人作为代表人向宿迁市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提起要求给付8805.5万元工资奖金的申请,被申请人为江苏双沟集团有限公司。同日,宿迁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宿劳人仲不字【2015】第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
 

    2015年3月20日,根据《不予受理通知书》告知的时限及诉权,893名原双沟酒厂职工依法推举倪其明等5名代表,代表893名职工以代表人诉讼的形式向泗洪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被告为江苏双沟集团有限公司和江苏双沟酒业股份有限有限公司,通过诉讼要求发放1988年至1995年底两次企业承包经营期间的职工承包经营奖金4万多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
 

    2016年3月7日,泗洪县人民法院作出【2015】洪民初字第1199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原双沟酒厂的改制并非企业自行改制,而是政府行为主导的企业改制,在双沟酒厂改制的过程中,原告等人请求发放的款项虽然存在,但该款项性质并未确定,应由政府有关部门按照政策规定统筹解决,并非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范围。故对原告的起诉应予驳回。”
 

    在不服一审裁定的情况下,代表人依法上诉。2017年8月4日,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1苏13民终1344号《民事裁定书》,认定“一审、二审查明,双沟酒厂在责任状期间用其提取的上述款项支付了职工工资,兑现了副厂级的承包奖、全体职工的月度奖、季度奖等奖金,并且将部分款项用于企业的技术改造,在企业改制后又将部分款项用于内退职工的工资发放及买断工龄职工身份置换补偿金等等,均系企业行使经营管理自主权的体现,且为合理使用并不会损害职工的利益。现因上述款项尚有结余,双沟酒厂即被赋予对职工发放奖金的政策,而对该政策的具体执行则属于企业内部管理范畴,应由企业自主作出。因此,本案并非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争议纠纷,涉案款项也不具有可诉性,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的范围。”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2018年6月14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苏民申600号《民事裁定书》,认定,“双沟酒厂1995年账面显示存在工资基金结余,当时双沟酒厂属于国有企业,其如何向职工发放奖金应当根据法律规定及人民政府主管部门的相关政策和规定,结合自身情况自主决定,属于企业内部行使经营管理权的范畴。尤善夫等893人要求将双沟酒厂账面款项发放给职工,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故一审、二审驳回尤善夫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驳回尤善夫等人的再审申请。”
 

    2018年12月3日,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宿检民(行)监【2018】32130000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认定:根据该案《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规定:“经营者集体的奖罚和超七成指标以上的职工奖金提取由发包方提出方案,市体改委会同经委、财政税务、劳动等有关部门审核,报市工业生产领导小组批准。”因此申请人主张的职工奖励,需要企业上报方案并经上级批准,而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申请人主张的职工奖励存在相应程序。同时《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还规定:“对超期成指标和争取指标的职工奖励,在企业实现利润中单列,主要用于奖励有功人员。其奖励办法由企业自主决定”、“承包方有权依照国家、省市关于搞活企业的有关规定行使生产经营自主权”也表明双沟酒厂对职工奖金等内部事务有自主经营管理权。
 
 
  至此,经过以上4个法律程序审查,四级司法认定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的范围,属于企业内部行使自主经营管理权的范围,同时也没有认定维权职工承包奖已经发放,也就是说,司法机关并没有在实体上否认他们诉求的依据及合理性,认定应根据法律规定及人民政府主管部门的相关政策和规定,结合自身情况由企业自主决定。

专家:给出解决方案及建议
 
   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庄悦明律师经分析论证后认为:四级司法机关的最终审查结论是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这仅是从法律程序上认定了人民法院的管辖权问题,但并没有从实体上否认尤善夫等人的合法权益的存在,而且进一步明确了维权职工承包奖金的发放问题属于企业自主经营管理权的范围,同时,我们也看到,本案职工奖金的发放也存在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性,基于此,提出下列意见,以期能够帮助原双沟酒厂“讨薪”职工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第一、根据1992年5月28日《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规定的内容,通过四级司法机关的审理,能够认定该部分奖金历史上客观存在并且没有给予解决。不可否认的是,此事至今已经成为历史遗留问题,该部分职工权益只要当时没有及时兑现,在我国现今体制下,无论是法律还是国家政策,都应该给予保护和解决,而无论时间延续、历史沿革。
 

   第二、鉴于双沟酒厂承包经营期间,对这部分职工奖励,并没有按照《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条款规定的程序完成奖金的发放方案及审批,务必请江苏双沟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双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根据承包经营目标责任状中规定的标准提出职工承包奖分配方案,报请当时的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主管部门履行批准程序,鉴于1995年企业承包经营的主管部门已经发生变化,应由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政府、泗洪县人民政府对此给予协调处理,安排具有相应管理职能的政府机构具体负责审批。
 

   第三、生效的法律判决已经认定“双沟酒厂在承包期内均完成了目标值,向原告等职工正常发放工资及每月的基本奖、安全奖和超产奖。双沟酒厂另提取8508.3万元资金。”对此,地方政府客观地面对历史和现实,也就是说,双沟酒厂在1995年企业承包经营结束之际,企业存留的这部分资金中,的确包含了包括尤善夫等人在内的原双沟酒厂全体参加企业承包经营的职工的承包奖金没有发放,时至今日,也应按照承包经营责任状规定的方式给予解决,具体解决方式即为由两家公司共同制定分配方案,经政府审批后发放。


(多年前就有网络媒体报道。)

     网络舆情分析师陆宏晓先生分析认为:江苏双沟酒厂是生产浓香型大曲酒的国家名酒企业,曾连续6年跻身中国最大工业企业500强。上千名职工讨薪维权持续24年悬而未决,这本身就是新闻。几年前有媒体记者在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并形成网络舆情,给企业也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这家大型企业的任何回应。都说职工是企业的主人,然而纵观双沟酒厂职工讨薪维权事件,这里的“主人”当的实在是憋屈。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酒厂领导层,他们把“应付工资”捂着断然不发,是国有企业负责人的做法吗?简直是资本家的做派。主动回应社会关切,积极解决职工合理诉求,是解决问题、消除负面影响的有效途径。
 

    好在今年(2019年)上半年,双沟酒厂讨薪职工代表倪其明从泗洪县县长李爱华处得到确切消息:“已安排相关人员处理,请耐心等待。”倪其明悲观地说:“我们20多年都坚持下来了,也不在乎再拖上几个月。”
 

   李克强总理强调:“政府要把工作着力点更多放到事中事后监管上来,当好‘裁判员’,维护公平公正。”群众真诚地希望地方政府当好“裁判员”,督促双沟酒厂拿出诚意,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好。(洪浩 柏瑞)
上一篇:北京石景山区举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