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人的记忆可否“子承父业”

 2019-08-28 14:23 来源:中华视界网 编辑:zhsj01 点击量:171

    日前,以色列和美国的科学家分别在国际学术期刊《细胞》上发表研究文章指出,动物的记忆是可以遗传的。那么,人的记忆能遗传吗?

    线虫“避险”证明记忆可遗传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奥迪德·雷察维教授领导的团队发现,线虫神经系统的神经元可以与生殖细胞进行信息交流,再由生殖细胞把神经元包含的信息(包括遗传和表观遗传信息)遗传给后代,而且这样的遗传可以维持3代至4代。这具体表现在上一代线虫能把觅食记忆信息遗传给下一代,使得下一代线虫能拥有觅食能力。

    这个发现打破了过去的“韦斯曼障碍”,也称生物学第二定律。该定律认为,亲代的大脑活动和记忆对于后代的命运并无任何影响,无论是学富五车,还是不学无术,其子代都不会继承其头脑中的习得性信息。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丽贝卡·莫尔等人发现,在自然环境下,线虫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细菌。有些细菌营养丰富,是线虫的美食,另一些细菌具有感染性,会让线虫生病,甚至杀死它们。

    例如,线虫会被铜绿假单胞菌感染而致病,但它们学会了如何避免感染,并将这种学习到的信息(记忆)成功传递给后代,这种传递会持续好几代。这种避险的记忆传递是通过分子机制实现的。

    研究人员发现,转化生长因子-β有一种配体DAF-7,在感觉神经元中可以获得表达,而DAF-7在神经元中的表达水平与后代的避害行为具有正相关性。学会躲避铜绿假单胞菌感染的线虫的第3代、第4代线虫中,DAF-7的表达水平出现了明显升高。即使这些后代线虫之前从未遇见过铜绿假单胞菌,也有避险能力。但在第5代线虫体内,,DAF-7的表达水平就回归了基线,也就是说,线虫躲避危险的记忆最多只能传递到第4代。

    父亲可能将恐惧遗传给女儿

    那么,线虫的觅食记忆、避险记忆可以遗传的结论,能否在人的身上得到证实呢?

    记忆是什么,历来的解释都不一致,因为人们的认知有限。以色列和美国的两项研究结果让人们对记忆的本质有了新的认知,强化了以前的一种解释,即记忆就是由一些神经递质或无数的生化分子所贮存和传递的信息。

    若有一天关于线虫的这项研究结果推论到人,或者在人的记忆中找到了类似的分子,那就提示:神经记忆即便不比DNA记忆稳固、长远,可能也不亚于免疫记忆,因为神经记忆能像免疫记忆一样传递给下一代,并且可以维持好几代。

    当然,目前这项研究结果还不能推论到人,但曾经有研究结果证实,人类关于恐惧的记忆可以遗传,只是靠不同的神经递质来完成传递。

    2012年,美国纽约西奈山医学院创伤应激研究所主任、神经科学家雷切尔·耶胡达主持了一项名为“大屠杀幸存者子女”的研究,目的是了解创伤引起的精神疾病是否可以遗传给下一代。

    参与研究的80名志愿者都是在二战时纳粹大屠杀中幸存者的后代(已成年),他们的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是大屠杀幸存者。研究人员还选择了在人口统计学上与这80人相似的15名正常成年人作为对照组。

    结果表明,父母的恐惧是可以通过记忆遗传给下一代的,尤其是父亲的恐惧最容易遗传给女儿,其中的功能分子是糖皮质激素受体基因启动子GR-1F的甲基化。大屠杀幸存者后代的糖皮质激素受体基因启动子GR-1F的甲基化水平,显著高于对照组。

    糖皮质激素也被称为应激激素,被视为判断人和动物应对恐惧、抑郁等应激行为的一种标记。上面的研究表明,糖皮质激素受体基因启动子GR-1F甲基化水平显著高于对照组人员的受试者,有可能分泌更多的糖皮质激素,造成恐惧和抑郁等。

    人的恐惧就是通过这种记忆机制遗传给下一代的。

    母亲的关爱或阻断负面影响

    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是正面和负面、成功与失意、高光和至暗时刻纠结在一起的。因而记忆能遗传的话,能带来益处,就能带来弊端。

    记忆遗传的正面作用有很多体现。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可以让人和动物避险,寻找到生存的最佳方式,更容易让后代按照成功的经验再次获得成功,“子承父业”大抵如此。而记忆遗传的负面作用,就如同前面提到的大屠杀幸存者,一部分人把痛苦、恐惧和焦虑遗传给了下一代,即便算不上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也造成了后代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碍,甚至心理疾病。

上一篇:木星可能“伤了心 下一篇:出版冀军京华奏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