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今日头条日活出现负增长 CEO陈林被边缘化?

 2019-09-04 17: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马哥 点击量:2676

 近日,来自36氪的报道称,字节跳动人事调整持续升级,今日头条App新晋负责人朱文佳已不再向今日头条CEO陈林汇报,改为直接向张一鸣汇报。该报道引发外界关于陈林帅位不保的猜测,也引出了一个更令人深思的问题:陷入增长瓶颈、创新业务乏善可陈的字节跳动,光靠自身换血是否就能走出困局?

头条出现负增长 公司内部人事频频变动

字节跳动如今面临的困局,36氪的文章《今日头条终易主CEO陈林将专注负责创新业务》做了详尽的剖析。文章指出,在今日头条遭遇增长瓶颈的同时,字节跳动的产品矩阵中,也很久没有出现黑马。可以说,字节跳动的创新神话还停留在抖音时代,此后,在社交、教育、电商等方面的诸多尝试都被认为表现平平。

image.png 

业内人士认为,频繁的人事变动是公司陷入危机的直观反映。乐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贾跃亭卸任两年之后,公司换了3任掌门人,却无一人能带领乐视走出泥潭。再看字节跳动,最近两年来一直因为产品内容价值观问题跟监管部门周旋,在舆论的谴责中艰难前行,过得并不比乐视好多少。而据36氪消息,字节跳动自从6月便密集展开一系列人事调整,结果却没有看到头条业务有好转的迹象

36氪援引QuestMobile数据称,自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今日头条的DAU几乎没有增长,始终在1.2亿左右徘徊。也就是在此期间,国家网信办等监管机构出台一系列互联网新规,加强了对网络平台发布内容的管控以及对公民个人隐私的保护,今日头条受此监管风暴影响,口碑下滑明显,无法获得新用户也在情理之中。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来自QuestMobile的数据还显示,截至2019年8月底,今日头条的DAU已经跌至1.15亿,呈现负增长趋势。这似乎为字节跳动最新的人事调整提供了一种理由。

陈林两次临危受命 或难把握最后的机会

事实上,在头条内部,陈林已经是两次“临危受命”了。第一次是去年头条因为违规虚假广告陷入监管危机,彼时张一鸣也顺带被卷入了舆论危机,陈林被“大势”推到了前台,成为了头条的代言人;此次则是在头条业务出现负增长时,将头条业务交了出去,重新负责创新业务。

无论是从个人情感还是从整个公司大的利益上来讲,陈林位置的挪动其实有足够的理由。在张一鸣亲自挂帅的时代,今日头条经历了爆炸式的增长,他对头条的情感就像父子关系一样。张一鸣让陈林执掌头条CEO是在头条陷入监管危机之时,陈林的主要责任就是为了转移舆论对张一鸣的压力,但更为重要的责任是他得“守好这方领土”,另一方面也需要守住这片阵地。谁能料到,就在张一鸣卸任不到十个月的时间里,由他一手带大的头条出现营养不良。

尽管有媒体认为,陈林将旧业务交给朱文佳,是因为他接到一项更为重要的使命,即为公司做出第三款DAU过亿的产品,让字节跳动早日摆脱抖音依赖症。不过,考虑到这种汇报关系的变化正好出现在今日头条日活下滑之后不久,张一鸣此时让陈林接管公司的创新业务,似乎更像是递给陈林一张军令状如果完不成任务,后果谁都可以预见

那么,陈林是否有能力签下这张军令状,为字节跳动做出抖音之外的另一个爆款呢?从他即将接手的产品来看,可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据36氪的消息,字节跳动的大量新业务都会交给陈林统管,其中包括社交产品多闪、飞聊,内容社交产品懂车帝,企业服务Lark,教育产品gogokid及aiKID。在所有这些产品中,只有多闪与飞聊能掀起一些水花。

也仅仅是水花而已。据第三方机构七麦数据统计,在App Store,飞聊的下载量仅在上线第二日达到接近20万的巅峰,此后就呈现断崖式下跌之势,5月28日跌到万次以下,三个月后的每日下载量更是已经跌至千次以下。多闪虽曾一度拿下App Store免费榜冠军,但在2月18日以后,多闪排名持续下滑,截止到7月16日,多闪的总榜排名为163名。

image.png

要知道,要做出一款类似微信、抖音、拼多多这种国民爆款,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过去几年,字节跳动已经尝试开发过数百款产品,孵化出来的也就头条、抖音两款产品,由此可见,“爆款”孵化的难度之大。但这次字节跳动高层内部丢卒保车的人事安排,对陈林来说也有可能是他最后逆袭翻盘的机会。

但对于头条来说,频繁换帅并不能解决增长放缓的本质问题。众所周知,字节跳动是互联网公司中受监管机构点名、约谈及处罚最多的企业之一,原因是它拒绝承担平台应担负的社会责任,以致在今日头条和抖音等产品中,用户隐私泄露、色情内容低龄化,假新闻与违法广告等问题频发——这才是字节跳动发展面临的根本问题。如果想让公司走出困境,换血真的不够,字节跳动或许还需要一次刮骨疗毒

上一篇:邯郸作家长篇小说 下一篇:明明是“湿”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