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冷湖、冷湖”——2019年刘明才油画作品

 2019-08-23 22:14 来源:中国艺术品理财网 编辑:麦穗儿 点击量:8882

刘明才,笔名:石方、质生

1972年生于四川蓬溪。1993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艺术教育系,获文学学士学位,200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一工作室,获文学硕士学位。201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院,获艺术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绘画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自序

持续到青海写生、创作,已经第八个年头了。2016年首次从西宁驱车一千多公里到冷湖,心灵深深被这里的荒蛮、苍野所吸引。今年暑期已是第三次故地重游。冷湖并没有以此为名之湖,倒是离火星小镇五十多公里有一个名曰“苏干湖”的咸水湖。湖周边虽然寸草不生,却蚊虫奇多,四年前曾在离它不远处的阿克旗戈壁滩写生过。

去年与今年八月,我都再次来到曾经写生的地方,重支画具,面对高远的石山和一望无际的戈壁,感觉是那么不一样。山还是那座山,人还是那个人,风云依旧,但时间的淬炼,终于使我们眼中的世界发生了改变。

号称魔鬼城的俄博梁却变化巨大。四年前第一次在绵延怪诞的丹霞地貌间写生时,整整一天都未见有人来过;去年重到此地,旅游的车队就已经熙熙攘攘了;这次还未进入魔鬼城,远远就看见那城中心竟竖起了高高的铁架,“城门”附近,路也修了,旅游导览牌也竖起来了,城中到处是车队留下的痕迹,铁架周围竟铺开一个建筑工地,大约是探测地下热水,以便他日在此处建宾馆,开发旅游项目吧。

俄博梁的星空有多幽邃?俄博梁的日出有多神奇?雅丹密境的山貌有多诡谲怪状?冷湖的大盐滩有多苍凉孤冷?不亲身经历焉能知之......

人真是世间最奇怪的动物。是什么样的意欲促使我们要遍游世界?心灵究竟有什么样的内在需求?冒险、猎奇,视野的扩大是否让我们体验到生命的别样意义?心灵是要借助远游,借助“眼、耳、鼻、舌、身、意”开拓感官世界的范围去尽可能体验这个世界吗?

那么,创作者无论从形式上还是题材选择上的种种尝试,不也是想开拓出个性化的视觉感受,转译别样的个人体验吗?内境之变终究生于外境之遇,新的感受离不开与外部世界的新触。艺术的探索如同人的发现。表面看是在扩大视野中发现外部世界之真,其实是借此发现那个更本真的自我。真我的世界就是本色的世界,它原本就在那是,在从艺者心里。关键看不同的从艺者如何明心见性,把它呈现出来。

创作现场

一篇“地球在宇宙中位置”的微信推送令人读后颇为感慨,与宇宙之无边无际相较,地球几乎算不得一粒尘埃,个体生命岂不更同于浪花、火苗般瞬息一闪?此刻,回视戈壁滩上一望无际的细碎石子,还会不屑一顾吗?散而为泥沙,聚而为高山,小小石子似乎通灵般蕴含深意......

创作现场

如果说,生命不想来于无又终归于无,或者说,生命要努力做出对必然逝去的反抗,那么,人类的心声就是要借助自己的创造,以文字、形象、或种种可能的形式把其即时性的心动展现出来。悲伤、失望、喜悦、激动、希望、奋斗,种种心灵的经验表明了创作者曾经存在的痕迹。

创作现场

人虽是血肉之躯,但人终究不是行尸走肉。人不能仅仅满足于肉身存在的物质需求,无边无垠的精神世界才是人类寻求真正幸福完满的源头。当我们以审美的视角关照现实,在自身所构造的这个精神世界里自由翱翔,完成对现实繁难困境的超越时,这是一种多么诱人的生命体验。个体心性的差异,决定了人所揭示事物特性的差异,我们的努力不正使世界变的更加丰富多彩?所以,人类怎么可能离得开文艺?人可以不进美术馆、博物馆,但人不可能没有精神生活,而对精神世界的把握与提升,舍文艺其谁乎?

创作现场

坚持多年的诗词、书法、水墨研究,使我近年的油画写意性探索渐有所依。翻看以往的作品,每每汗颜过去的浅薄和欣喜后来进步的同时,我感到自己尚在一点一点向前推进。“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想想艺坛前辈们的努力尝试,从致思路径上看,自己的所作所为何来新鲜?只是你将选择什么样的形式来表现这个世界,取决于你怎样与这个世界相处,归根到底当然还是源于你的性格。毕竟,基于自身心性,这样一个人,遵从心声,所爱就摆在那里,“修合虽无人见,存心必有天知。”结果如何,顺其自然吧!

创作现场

《尽心》

2019年7月30日

宇宙最无极,

众星缀天渊。

光明据何处?

幽暗深中悬。

明暗互为果?

隐隐暗无边。

生命诚可贵,

浪花一瞬间。

灼灼虽闪念,

灵思骛苍寰。

趋光心所向,

飞蛾志未甘。

超越身之限,

何须借佛龛?

作品欣赏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一

作品尺寸:200x16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

作品尺寸:200x16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三

作品尺寸:12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四

作品尺寸:12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五

作品尺寸:12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六

作品尺寸:12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七

作品尺寸:200x16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八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九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一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二

作品尺寸:16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三

作品尺寸:12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四

作品尺寸:160x100x3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五

作品尺寸:160x100x3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六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七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八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十九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一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二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三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四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五

作品尺寸:160x200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作品名称:《冷湖·冷湖》系列之二十六

作品尺寸:160x100x2cm

作品材质:布面油画

创作时间:2019年

上一篇:叶小文先生谈大国 下一篇:星湖春晓砚斋百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