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叶小文先生谈大国崛起的文化底气和文化根基

 2019-08-23 20:02 来源:搜狐 编辑:麦穗儿 点击量:8193

  8月14日晚,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特邀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原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党组书记叶小文先生作《大国崛起的文化底气和文化根基》云端对话,其风趣生动、大气磅礴的演讲一次次将现场氛围推向高潮,热烈掌声不断。中关村股权投资协会会长王少杰先生携加拿大华人青年领袖们,上海笔墨博物馆馆长许思豪先生,中国电信集团号百信息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安民先生,上海远东出版社社长曹建先生,龙的股份董事长周敬先生,上海市红凰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晓东先生等各界嘉宾出席并聆听了讲座。

  叶小文先生是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部长级,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学博士,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团长兼首席大提琴。曾任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国家宗教事务局党组书记、局长。他以“白天走干讲,晚上读写想”为座右铭,勤勉于政;工作之余,读书学习,笔耕不辍,著书立说。主要著作有《多视角看社会问题》、《宗教问题怎么看怎么办》、《化对抗为对话》、《把中国宗教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人民》、《从心开始的脚步》、《多元和谐的中国宗教》、《文明的复兴与对话》、《小文三百篇》等。

  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习近平总书记把文化自信提到一个重要高度,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叶小文先生围绕以下四个主题阐述他对文化的兴盛、精神的强大、核心价值观的伟力支撑中国“强起来”的思考。第一,“站起来”呼唤“文化自信”。人类文明史上,中国历经巨大的心灵冲击和精神变革,中华民族在不断挫折和磨砺中,塑造着自己的价值理念。一代接一代思想者前仆后继、殚精竭虑、艰苦探索,为了中国“站起来”。面对文化焦虑,国人一直没有停止过追求民族复兴、追求文化强国的梦想。

  第二,“富起来”更要“厚德载物”。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市场经济高速发展潮流中出现了资本追逐利润,个人追求物质利益,导致拜金主义,叶小文先生呼吁让道德成为市场经济的正能量,需要八管齐下:治党、法治、规治、德治、心治、教化、综治和长治。

  第三,“强起来”须有“战略定力”。面对世界格局各种纷争,我们应以实力避免冷战,大力发展新经济,冒出了一批令世界刮目相看的独角兽企业。我们要以定力化解冷战,在中美贸易两国贸易战中合理运用策略,统筹好国际与国内的关系,凝心聚力办好自己的事情;平衡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确保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原则,敢于应对挑战,善于化危为机,积极进行文化沟通,以和为贵。

  第四,“同心圆”聚合“磅礴之力”。在实践创造中进行文化创造,在历史进步中实现文化进步,更好地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让文化的兴盛、精神的强大、核心价值观的伟力,成为中国“强起来”的有力支撑。

  文化自信、厚德载物、战略定力、磅礴之力,凝聚起来就是阐明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国“强起来”的文化支撑。今天,“中国强起来的文化自信”已经并将继续厚积薄发、电闪雷鸣。德国诗人海涅说过:“思想走在行动之前,就像闪电走在雷鸣之前一样。”正在强起来的中国,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公信力也在不断提高。

  会场座无虚席,叶小文先生也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大提琴爱好及率领交响乐乐团参加的知名演出情况,在座听众都觉得两个小时的精彩思想碰撞意犹未尽。在互动问答交流时,叶小文先生对听众的提问一一作了耐心解答。

  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创始人范勇院长盛赞了本次精选活动,叶小文先生文采飞扬、旁征博引、大气磅礴,同时其人铁骨柔情,其演讲荡气回肠,给大家思想和心灵深处带来极大震撼。范院长强调了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并重性,文化崛起需要强经济支撑,文化财富的保护与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精神财富的保护呼吁极富领袖格局和人文情怀的建设者,要有现代化的管理理念、投资理念、金融理念,最先进科技要与创建新经济相结合。经济已不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唯一方法,新时代的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文思想与经济相融合,通过借助类似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等平台打开眼界及思维的结界,自身不断修炼精进,成为艺术与金融融会贯通的专家,富有积极创造性思维,设定更广阔的目标,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并成就未来。亚洲艺术品金融商学院也将紧跟国家战略发展步调,在人文艺术、金融创新、教育科技、企业管理、科技创新的不同主题演变中不断推出高质量的体系课程,努力打响艺术品金融文化品牌,为上海文化产业发展新形象打造、上海的长足发展、长三角的有效融合前进做出积极贡献。

上一篇:当心!手足癣有这 下一篇:“冷湖、冷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