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2019-08-22 03:20 来源:中华视界网 编辑:zhsj01 点击量:197

由于挟洋自重的卖国卖港行径昭然若揭,陈方安生一度被“四大护法”之一的许崇德讥讽为“不甘寂寞”和“红杏出墙”。

  上一回港嘢君讲述了香港大律师李柱铭的“鬼故事”,他出尔反尔,从“修例”始祖变身反“修例”旗手。他不避讳汉奸的名声,还公开鼓吹“我天天做汉奸”,要“敢于当殖民主义的走狗”。今天,要讲的是陈方安生,她在“祸港四人帮”中居第三位,却是一个“特殊的角色”,曾任港英政府布政司的她,是西方反华势力插手香港事务的一枚重要棋子。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与李柱铭一样,陈方安生也出身名门,她的祖父是抗日名将。但与李柱铭的破罐子破摔的“坦率”不同,陈方安生将自己塑造成“民主女神”“香港良心”“香港铁娘子”,然而,随着其卖港卖国恶行不断曝光,人们愈发看清楚,陈方安生就是让香港不安生的重要祸首。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结党营私谋上位,以退为进藏祸心

  陈方安生时常一袭红衣出现在公众面前。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交接仪式上,陈方安生身着红色套装站在中间位置,拿今天的话来讲,就是“抢C位”,,遭到香港媒体的批评。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陈方安生一身红衣出席香港回归交接仪式,站在中间C位

  “左右都是我的团队成员,我自然在中间。”陈方安生傲慢地回应指责。权势容易让人内心膨胀,早在半年前,她已被任命为首届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这也是她左右逢源、韬光养晦的结果。

  香港回归前夕,陈方安生多次拒绝来自英国赐予的女爵士头衔。在昙花一现的荣誉与现实权力之间,她暂时选择了后者,还以退为进在1995年秘密前往北京,表现出积极商讨香港主权移交的姿态。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1994年,陈方安生与末代港督彭定康

  陈方安生工于钻营取利,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投机客”“变色龙”。香港回归后,外界关于她与上司董建华不睦的传闻不绝如缕,有一本名为《陈方安生风雨十年情》的书就描述说,香港特区政府高层出现了两个“司令部”。

陈方安生的“女神”史

  陈方安生性格果断、作风霸道,美国《新闻周刊》也称之为“香港铁娘子”,这更多来自她对权力制衡娴熟的运作和利用。更通俗地说,她擅长拉帮结伙,是香港政坛“手袋党”灵魂人物。

  “手袋党”之称源于偶然。1982年,在第25任香港总督麦理浩爵士送别的晚宴上,时年42岁的陈方安生带领港英政府一众女高官登台献艺,献歌献舞。其间,不少人都提着手袋。那一夜,“手袋党”的称谓不胫而走。

  当时,代表英皇而来的港督拥有绝对的权力,所设“行政局”名为港府最高决策机关,也只不过是港督的咨询机构,至于布政司、财政司、律政司、廉政公署、审计署更要对港督言听计从。英国殖民者也毫不避讳地宣告他们的绝对统治权。《英王制诰》就明文规定,“香港一切文武官员及平民都必须顺从英王委任之港督”。很明显,那时候还是社会福利署副署长的陈方安生,在载歌载舞间想的只能是如何“顺从”甚至讨好港督,哪里会有现今这般大谈“民主”“自由”?

  在香港的权力体系中,男权一直占绝对主导权,然后,特别有心计的陈方安生,则充分利用性别上“差异”,在英国殖民统治的权力体系中找到了一个特别的立足点。“手袋党”就是这样一个点。早在1979年,她升任社会福利署副署长后,就着手组织了一个所谓“高级女性政府官员协会”,并在两年后实现男女同工同酬。这为她在赢得赞誉的同时,还聚拢了不少宝贵的政治资源,也进一步奠定了日后“手袋党”的组织和群众基础。

  1986年,陈方安生遇上了让她毁誉参半的“郭亚女事件”:一名患有精神病的母亲将自己的女儿“郭亚女”囚禁起来。得到举报后,陈方安生决定用破门入屋的手法强行解救“郭亚女”。

  不料,她这一次捅了马蜂窝。一时间,香港舆论广泛批评她“越权”“侵犯私权”,毕竟社会福利署并不是警察机构,大量的舆论还质疑她破门入屋的必要性,指责她其实是“立功心切”。但到了后来,时任港督尤德选择了保她的态度,出面进行了力挺。

上一篇:新华社评论员: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