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大江流日夜,慷慨歌未央,“洞庭之子”余元君的9000多个治水日夜

 2019-08-11 03:56 来源:中华视界网 编辑:zhsj01 点击量:157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从中学课本就学过的名句,是范仲淹在八百里洞庭湖写下的。

  央视网消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从中学课本就学过的名句,是范仲淹在八百里洞庭湖写下的。

点击看视频

  洪水猛于虎,洞庭湖调节蓄洪,保佑着武汉三镇、江汉平原,一次次挺过长江洪峰,这背后,有一群水利人的付出。

  在同事眼中,他在生活上是最好打交道;但他在工作上很苛刻,是大家最“怕”打交道的人。他是个“狠人”,同事说,他从没请过3天以上的假,经常会在凌晨三四点还在发文件,他总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身子硬、底子好、抗折腾。

  生死相依,他生在洞庭湖边,他长在洞庭湖边,他将一生交付这变幻莫测的波涛,与时间赛跑,与自己较劲儿,一生为湖区筑起坚固长堤而努力,直到生命的指针停在洞庭湖边。他是湖南省水利厅副总工程师、洞庭湖水利工程洞工局总工程师余元君。

  靴子还带着泥水 他倒在工棚

  如果生命只剩下三天,你会如何度过?在生命的最后三天,余元君辗转六地,处理5个水利工程项目会议。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这是他出差的第三天,他答应了妻儿早点回家,庆贺儿子期末考试全科得A。

  湖南冬天降雨多,长沙又潮又冷他急啊,迫切希望工程能够完工,他刚看过的大通湖东垸分洪闸,因为天气原因,施工进度有些滞后,闸门还没有安装。如不能赶在4月1日前安装完闸门,一旦汛期来临,洞庭湖水位上涨,垸里32万亩土地、12万百姓都有可能遇到洪水侵害。这一天,他来到钱粮湖分洪闸。天气湿冷,飘着小雨,他踩着泥塘去工地勘察项目,再回到简易工棚开会,这对他已是常态。

  然而,在会议接近尾声时,意外发生了。伴随一阵剧烈的身体不适,他感觉像呛了一口气,原本笔直的身子突然一塌,手把胸口捂住,瘫下去的他扭头跟同事说:“帮我开一下窗户,我有点不舒服。”同事问他,要不要躺着休息。他点点头说:“躺着,要得。”120救护车随即火速赶到医生全力抢救还是没能留住余元君。脉搏变弱,呼吸变浅,同事张彦奇一直攥着他的手,直到他的手渐渐变凉。余元君的生命定格在了46岁。脚上穿着还是那双旧的安踏鞋。

  “躺着,要得。”这是余元君留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在三天满负荷运转后,他与洞庭湖仓促作别……最后3天浓缩的是他25年的工作常态,他负责洞庭湖区水利工程建设管理。

  洞庭湖是湖南人的母亲湖,从明代开始就流传这样一句话:“湖广熟,天下足。”洞庭湖区有1000万人、1000万亩耕地,一旦洪水涨上来,那这些都可能会覆灭。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华民族的历史,其实也是一部水史。潇湘百姓曾为水患所害而苦不堪言。九八洪水,大雨倾盆,遮天蔽日。浊浪腾空,屋舍倾倒。黄洪肆虐,一泄千里。万里长江,险在荆江,难在洞庭。水、救民,便是余元君的人生目标。

  他明白,治理洞庭湖,不是政绩工程,不是短期行为,非一朝一夕之功,一人一生之劳可至。洞工局总工、省水利厅副总工、分管工程处,这三项工作过去分别由三人担任。余元君深知这些工作不仅工作量大,而且责任大、难度大,但他没有推辞。他不能退缩,因为他身后是千万百姓的安危。

  18年的长厮守落空

上一篇:筑梦科技强国:致 下一篇:红军东征:百里黄